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all posts tagged with '斗數'.
Displaying 16 - 18 of 68 entries.

紫微斗數全集卷五~18

  • Posted on 四月 30, 2010 at 7:40 上午

擎羊:主刑傷,吉多則吉,陷地招凶。

陀羅:入廟主貴發達,陷主孤貧,心事不同。

天刑:主刑剋。

天姚:入廟主風流,陷地酒色昏迷。

祿權科:得地主富貴,失陷亦平常。

化忌:主一生多災事,不順遂,得地亦平。

二 兄弟

紫為得地祿文和,府相同梁左右多,貪武火鈴廉殺破,陷宮不必問羊陀,

府相同梁兄弟和,陰陽左右祿文多,天機貪狼心不一,火鈴殺破路相遇。

紫微:會昌曲五七人,加羊陀七殺火鈴,俱宜雙破在內不得力,主各胞兄弟。

天機:只一人宜各胞,如廟旺三二人有貴。

太陽:主三人,陷主剋異居可也,加四煞有亦不和。

武曲:主二人得一人力,加四殺破軍七殺主各胞,不然亦不合順。

天同:主五人,加陀羅火鈴剋得二人分,見天梁主姊妹招夫。

廉貞:廟旺主二人得力,閑宮陷地剋,加吉一人欠和不美。

天府:廟主五人,加左右曲得力,加七殺武招怨,加四殺得二人,陷少各胞,吉旺加殺亦剋閑宮生離。

太陰:主四五人,陷地加殺不得力,亦有三人。

貪狼:廟旺三人閑宮陷地主剋生離,有亦不同心欠和庶出者吉。

巨門:二三人欠和,入廟吉加昌曲左右得力主和。

天相:三五人加殺忌少人欠和異母,吉親者傷面,魁鉞主有貴兄弟。

天梁:孤遲只得姊妹,加同府左右吉多主二人,加羊陀火鈴主剋。

七殺:主孤剋只有姊妹,加吉一人,宜名各胞吉。

破軍:主剋加吉三二人亦不和,加火羊孤獨。

左輔:主四五人,加府曲昌同左右得力,加殺二人。

右弼:主三人,加殺武陀火主剋不得力,異母有分。

文昌:主五人,加府曲左右得力,加羊陀二人沖亦然。

文曲:主五人,加吉得力,加七殺四煞沖剋不和。

火鈴:廟旺二人不得力,閑宮一人陷剋獨。

羊忌:雖有,不濟弟兄有敗加之兆,不和終主剋。

紫微斗數全集卷五~17

  • Posted on 四月 30, 2010 at 7:30 上午

奏書博士與流祿,盡作吉祥。力士將軍同青龍,顯其權勢。童子限如水上泡漚,老人限似風中燃燭。

言流年凶惡相併故也。

論身命十二宮吉凶星訣便覽

一 命宮

紫府日月為上貴,廉貞武巨同曲配,天機左右祿相梁,命裡相逢多富貴,

羊陀殺破火鈴中,天使天殤地劫空,若是命宮居陷地,奔波夭折主貧窮。

紫微:形貌敦厚,面帶紫色,入廟富貴雙全,不入廟平常之論,加煞僧道宜之。

天機:廟旺主人性急好善,做事有力,察見淵源,如化吉富貴,陷地多奸詐,平常論。

太陽:廟富貴,三方吉拱,科陷平常夭折,為人聰明。

武曲:廟志略多能,功名有分,加煞僧到風流。

天同:廟旺聰明,文藝精通,博學多能機巧,富貴高壽,不貴亦主大富,陷地詭譎多慾,口談仁義平常。

廉貞:性情耿直無禮,遇吉亦好學近古,廟旺富貴,陷地平常。

天府:為人聰明齒白唇紅,節行高致,多學多能,廟旺富貴,陷地加煞,巧藝安身。

太陰:主人聰秀慈祥,清閒儒雅,廟富貴,陷貧夭。

貪狼:主人性直,風流好色,廟旺富貴,如加火星,尤當好學大貴,陷主平常巧藝。

巨門:廟旺富貴,陷地加殺,做事顛置,大事小成,情性無常,背是面非,一生有唇舌之撓。

天相:廟旺衣食足福有餘,為人敦厚和平,聰明秀麗富貴,陷地平常。

天梁:主人穩重,廟旺貴福壽,陷地平常。

七殺:為人沉吟性剛,廟旺主貴,陷貧夭,刑六親。

破軍:廟旺富貴,陷平常孤貧,寡合招非。

左輔:廟旺富貴量寬,夫妻和,子息亦吉,陷亦平穩。

右弼:廟發達進財,為人俊秀,夫賢子貴,出類超群,如單居或陷平常。

文昌:廟旺富貴,為人俊秀,有志讀書,陷地平常。

文曲:主人多學,廟旺富貴,陷地夭壽。

魁鉞:主富貴常人富且近貴。

祿存:為人重厚,廟旺富貴,白手起家,陷地平常。

火鈴:廟旺性剛不太靜,讀書可貴,陷地貧賤,異母延生,僧道為福,與地空同。

地劫:主人性急,非全吉也。

地空:主人性情不常,多執己見,難為祖業。

紫微斗數全集卷五~16

  • Posted on 四月 30, 2010 at 7:20 上午

財即武曲,蔭即天梁,此二星或一化權祿與吉曜坐於遷移宮,必作巨商高賈。

若加刑忌殺湊平常。

殺居絕地,天年夭似顏回。

假如命坐寅申巳亥,逢七殺加刑忌,又值其處所絕,縱有吉曜合照,限臨則凶矣。

貪坐生鄉,壽考永如彭祖。

假如寅午戌生人命坐寅,巳酉丑生人命坐巳,亥卯未生人命坐亥,申子辰生人命坐申,逢貪狼又同吉曜者以為吉論。

耗居祿位,沿途乞食。貪會旺宮,終身鼠竊。

假如耗星守官祿宮又逢刑忌,及寅午戌生人命坐午,巳酉丑生人命坐酉,亥卯未生人命坐卯,申子辰生人命坐子逢貪狼命主貧薄是也。

忌暗同居命宮疾厄,困弱尪羸。

假如身命宮疾厄宮逢巨門羊陀,為人貧困而體弱,終身不旺發達之論,忌乃陀羅,暗乃巨門。

凶星會於遷移相貌,刑傷產室。

假如刑忌火鈴守於遷移相貌,必值身體殘疾,祖業破蕩,奔波勞碌之命也

刑殺會廉貞於官祿,枷扭同流。

假如刑殺廉貞守官祿之宮,流年二限到此,不為禍患定遭刑憲也。

官符夾刑殺於遷移,離鄉遭配。

假如流年官符與當生官府夾刑殺於遷移之宮,太歲小限若到此,必遭刑貶配離祖之論。

善福居空位,天竺生涯。

假如身命居於空位,天機天同三合正照必主人僧道。逢吉福厚,逢凶定作僧道之命,不為美論也。

輔弼單守命宮,離宗庶出。

假如身命無正曜只有左右守照,必難為父母自小離宗。偏防庶出為美論也。

七殺臨於身命加惡殺,必定死亡。

假如命坐七殺,流年太歲刑忌併臨,必主災病官非口舌之論。

鈴羊合於命宮遇白虎,須當刑戮。

羊鈴刑殺坐於命宮,流年白虎到臨當年必主官非,破財主災小口亡可免災也。

官府發於吉曜,流殺怕逢破軍。

刑忌羊火守於身命,運逢吉曜發財,流年太歲小限逢惡曜必為凶災也。

羊鈴憑太歲以引行,病符官符皆作禍。

假如身命逢羊鈴坐守,流年太歲逢此作禍矣,如命有犯病符官,太歲亦到主官非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