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8 四月 2010.
Displaying 4 - 4 of 4 entries.

網友之約~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8, 2010 at 7:10 上午

高雄小港機場上的時鐘,顯示著差六分就五點鐘,高大的男孩,從計程車上跳下,就一路從門口走來,抬起黝黑的臉,瞇著眼看著時間。

他的心,跳動著自己都很吃驚,因為無法控制。再過六分鐘,他就要見到一個特別的女人。

他從未見過她,但在過去七個月裡,佔有最重要的地位。

他盡量靠近旅客走出來的地方,希望能夠一眼就認出她。

他還記得在研究室趕報告的夜晚,身邊被報表紙包圍,滿腦子數據,雙腿累的無法走出去吃碗麵,不過,仍然坐在電腦面前,將現在煩躁的心境,寫Email告訴她。

很快,就收到她的Reply了:「希望你能乖乖地去吃些東西,保持健康身體,考完後,才有好的心情,帶我看看南部的夕陽。」

他窩心的繼續趕報告,知道遠方有個女孩,正為他熬夜而緊張。轉眼,煩悶的心情,一整夜都不再出現。

今天這一天,終於來臨,差四分五點,真的要帶她去看夕陽,他不安的四處張望。

諾大的機場,匆忙的旅客到處走來走去,一個女孩走過他的面前,長長的頭髮,綠色的墨鏡,斜插在胸前,他盯著她看,不是約好的眼鏡樣式,而且她太年輕了。

大約十八歲而已,而曉月卻告訴他,她已經是個很成熟很老的女人了。

那又怎樣,「我已經快三十了」他騙曉月,其實他才剛過二十歲生日。

他的心思又回到那天晚上,在雲技的Talk板上,看到一個署名「小鬼,別Paging我,大姐會生氣」的標題,一向好強的他,就呼叫過去了。

想不到曉月竟然回覆,而且,開始長達七個月Email往返。

這段時間以來,一直不斷的Email來往,還特地去申請令人反感的Hinet,為的就是回家以後,能繼續收到她的信。有的時候電腦當機,很久都無法上線,可是她仍然寫信給他,所以他認為倆人是相愛的。

儘管不斷向她要照片,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感覺實在令他很不舒服,不過,她解釋:「假如你對我的感情是真的,我長得如何並不重要。假使我長得漂亮,我會以為你因外貌而愛我,那樣的愛,當然我不想要。假如我長得不怎麼樣(你必須承認這點比較可能),我會害怕你只是打電腦無聊,別無選擇才跟我通信,不要要求看我的照片,將來我南下找你,就可看到我,到時你可以自己決定,見面之後,自由選擇要不要繼續下去‧‧‧」

還有一分鐘五點,他緊張的抽起一根煙。

這時,他的心,比毀滅戰士最末一關還要緊張。

一個年輕女子向他走來,雙腿修長高眺,長長的秀髮,紮成馬尾躺在小巧的耳後,明亮的雙眸,秀麗而彎彎的眉毛,溫柔的雙唇,美麗的安置在勻稱的鵝蛋臉上。

身穿淺白色T恤,像世界上最美好的春光。

他開始向她走去,完全忘記去注意她根本沒戴太陽眼鏡。

女子看到他,雙眉揚起,嘴角輕輕嘟起,做了一個挑逗而吃驚的俏皮表情。

「一起叫車怎樣?我到漢神百貨」她輕聲地說。

他無法再自制靠近她,因為他看到了曉月。

她站在女孩後面走來,少說也有三四十。她不僅豐腴,皺折的衣服,凌亂的頭髮,兩根粗腿,還撐著一雙老氣高跟鞋,完全看不出時髦的樣子,倒挺剛像生過孩子的媽。

不過,她額頭上,卻頂著一支CK眼鏡。穿T恤的女孩迅速走開。

他希望自己分裂為二,一來能夠與白色T恤女孩共乘,卻又希望與曉月見面。

她的靈魂一直陪伴他,鼓舞他,而現在,她就在眼前。

蒼白而豐滿的臉,溫柔又敏銳,現在他看出來了,她的眼充滿慈愛溫暖的光。

他沒有遲疑,緊緊抓著手中的PC Home,讓她能認出來。這也許不是愛,而是比愛更珍貴,更稀有的友情,他將會很感激,而且會永遠記住。

他挺起胸膛,打了招呼,把雜誌秀給女人看,雖然他鼓起勇氣說話,但內心仍被失望的苦澀煩惱。

「請問‧‧您是曉月吧?很高興見到您,我‧‧可以帶您去看夕陽了嗎?」

女人的臉,開懷的笑了起來:「帥哥,我不知道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她回答,「那個穿T恤的女孩,就是剛剛走在我前面的那一位,在飛機上坐我隔壁。請我把眼鏡戴在頭上,她說如果你邀我看夕陽,我就告訴你,她在機場的黎明書局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