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1 四月 2010.
Displaying 1 - 3 of 4 entries.

嚴長壽台灣大學畢業典禮致詞 (3)~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1, 2010 at 7:40 上午

再其次的是,做為一個知識份子,做為台灣從貧窮到富有成長的一個重要的成員,我們都有一個使命。

當台灣急遽成長的時候,我們買不到世界對我們的尊敬;當我們有錢的時候,我們得不到人家對我們的認同。

或許別人羡慕我們,卻永遠不會尊敬你,尊敬是錢買不到的。

也許台灣社會快速成長到一個程度時,更重要的是人文素養,更重要的元素就像五十年前來自挪威、瑞典、加拿大各個國家,那些人來到台灣付出關懷。

台灣已經有足夠的能力,不單只要關懷自己,也要關懷別人,所以希望各位能在每一個階層中改變社會。

我自己在美國運通時,經歷好幾個成敗的階段。那時有幾位同仁還不了解世界的情況,便要率領一個非常大的台灣團體,要出國旅遊了。

我很擔心會失敗,我有好多好多的事要交代給一位領隊,但最後我只寫了一封短短的信,要他到飛機上再看,我說:「Scott,這次的路程我無法期待你一帆風順,但我期待你永遠都有勇氣,當你面臨困難與挑戰時,永遠都有迎向它、改變它的能力。」

各位同學,我不能期待各位,走上社會時是一帆風順的;我甚至不能期待各位能像過去的我一樣,有那麼好的機運。

但是,我勸各位,當你遇到挑戰時,有面對它的能力,有改變它的能力,而且能夠為社會、為自己開創一個新紀元。

親愛的朋友,那個完全不知道的未來、充滿挑戰的未來,就在你面前即將展開,祝福各位鵬程萬里,謝謝大家!

嚴長壽台灣大學畢業典禮致詞 (2)~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1, 2010 at 7:30 上午

第三個小故事我想跟各位分享的是,幾年前我偶然看到的,一群中部醫學院學生寫的實習報告。

這些同學在讀醫學院的前幾年,為了瞭解醫生的工作及使命,他們自己組成了社團,分成四隊,有一隊專門到安寧病房做義工,去陪伴安寧病房的病人;有一隊到埔里基督教醫院做山區關懷,跟隨著醫師到山地去醫療;有一隊去臨終病房;有一隊去精神病院。他們回來之後寫了心得報告,校長將它們彙整成一本書,雖然沒有辦法賣錢,但他分送給朋友,也因此我看到其中許許多多精彩的故事。

其中有一段是一位女同學寫的,她到埔里基督教醫院,跟著一群醫生護士們到山區去看診,路程非常遙遠,要走好幾個小時才能看到病人。

其中有一位李醫師非常有愛心,醫術也很好,後來他發現這位李醫師是台大畢業的,甚至還到哈佛醫學院進修過;於是他問李醫師:「以你如此好的條件,為什麼要到山區來工作?」,李醫師告訴她:「我在台灣學到做醫師的技術,到國外重新學到的是做醫師的態度,所以我選擇到台灣的偏遠地區服務。」女同學大受感動。

當她回到埔里基督教醫院時,看到二位白髮蒼蒼的老先生和老太太,當地人叫他們阿公阿媽,阿公的名字叫徐賓諾,阿媽叫紀歐惠,他們是挪威人,五十年前便來到台灣,他們沒有停留在台北或台中,而選擇駐足在最偏僻的地方,他們發現那兒有一大堆的小兒麻痺問題,以及醫療資源的不足。

他們二人四處募款,還回到自己的國家,告訴他們親愛的朋友說:「不管是基於宗教的熱忱,還是本著對人類的熱愛,請你們把愛心捐獻出來,讓我到一個遙遠的地方叫台灣,可能你們一輩子都不會去、也接觸不到的地方,那裡有一些人需要我們的幫助。」

就這樣他們募款來到台灣,設立了醫院,奠定台灣的醫學基礎。這位同學經過這樣短短的學習,她完全領悟了道理,臨走時她寫了一封信給他的前輩們,她寫著:「親愛的前輩們:很抱歉在你們過去的路上沒有我的參與,但希望未來的工作中能夠有我的足跡。」

同學們,當我看到這樣的信時,我心中是多麼的感動與澎湃!只是從這樣一次的學習經驗裡,就完成了所有在學校學習的精髓,以及做為一個優秀人才所應有真正的使命感。

今天各位完成的是學業,但是還有待學習的是很多人生的課程,如果我還想留給各位幾個自己的經驗,我希望各位能夠學習面對失敗與挫折。

台大人都是經過許多考驗的優秀才俊,但也因為這樣,學習面對失敗與挫折,是你在社會中非常重要的一個課題。

我曾到一個友人家,看到他已畢業的孩子,他說正在待業中。各位,或許明天開始你就在待業,但我告訴這個同學,你不要用待業這個字,這不是一個正確的態度。

我說:「若我是你的話,I wouldn’t let myself wait and see things happen.」,他說:「我己經送了一堆履歷表,我在等待。」我說:「我是你的話,我會回到學校去幫忙教授免費當助教;若我是學法律的,就去事務所裡做義工;若我是學美工的,就到慈濟去做美工的義工;我不要讓自己等待,Wait will get you now here.」你必須要走出去,挑戰你自己,當你停頓的時候就是失敗的開始,所以「Never
let yourself wait for your life.」。

再其次我想談的是,前幾天我從新加坡回來,第二天七點鐘我就趕到苗栗參與「牧羊人青年之家」落成,在稻田之中有一棟小小的二層樓建築。

幾個月前有一群媽媽寫信給我說:「嚴總裁,希望你給我們一個鼓勵,雖然這不是一個什麼了不起的成就,但這是我們社區裡所有人付出的努力,希望給中輟的年輕人一個可以學習的環境。」我到了那裡,主持人說:「嚴總裁,我實在忍不住想問你,為什麼接受我們的邀請呢?」

「我沒什麼了不起,我是要來接受你們的感動。當我看到台灣媒體報導的亂象,當我看到台灣人那麼絕望的時候,我知道有一群人,在台灣的角落那麼努力的為一個目標,付出所有的心血,我來這裡是要向你們學習的。」

我告訴所有的媽媽及中輟生們,或許在你的人生當中,你做的事不會有人知道,但我必須告訴你,你已經為你自己的生命,頒給自己一個偉大的獎章;在你的人生過程中,你知道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

同學們,當我經歷過那麼多的經驗、考驗與折磨,我所知道的是,往往最後讓我有成就感的都不是份內所做的事,反而是來自份外所做的事。

在你全力衝刺自己的未來時,各位同學別忘了,常常為自己的生命帶來最大價值與意義的,是來自於份外的事情。

嚴長壽台灣大學畢業典禮致詞 (1)~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1, 2010 at 7:20 上午

台灣大學93學年度畢業典禮貴賓嚴長壽先生致詞94.06.04

陳校長、孫前校長、謝院長、王院長,各位尊敬的老師們、各位親愛的同學們:首先祝福各位今天完成了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歷程,對於一個從來沒有進過大學的人,今天有機會在這裡跟這麼多台灣社會傑出的菁英在一起講話,實在感到非常榮幸。

今天陳校長邀請我來,我相信他並不期待我跟大家談學術理論,我也不準備跟各位談學術問題,如果有一點點值得和各位分享的,或許就是我在人生過程中一些不同的小故事。

我自己沒有讀大學,但是進了社會以後,才發現其實學術是非常重要的開始;但更重要的是,要在這個社會生存,還需要有其他的一些工具。

我在意外的發現中找到了自己喜歡的舞台,我是個非常熱誠的人,所以在服務業中找到了我自己的未來,也因此為自己開闢了一片天空。

我從美國運通公司的一個傳達職位,經過五年的努力,變成了美國運通的總經理;這個過程中有本身的努力,但更重要的還有時代的背景使然。

在三、四十年前的台灣,是一個時勢造就英雄的時代,只要青年人努力,當台灣經濟急遽擴展的時候,給了青年人許多的機會,我也是因為踏上時代急速成長的列車,被賦予了這個機會。

但我覺得真正的挑戰,是從我做了美國運通的總經理之後開始。

當時我是亞洲第一個被選出的華人,擔任的是所謂的Country Manager,當我參加世界經理大會時,我發現那是一個很難面對的場合。雖然我的英文還算可以,雖然我在開會時報告財務預測及行銷策略等都有準備,可是我覺得最難的是跟這群朋友在會後的餐敘,我突然發現沒有辦法跟他們交談。

我所懂的都是跟業務相關的英文,而他們談的是跟商業、業務沒有關係的事,他們談文化、藝術、社會、運動、八卦新聞,沒有一個是我熟悉瞭解的題目。

我覺得非常挫折,稍微想跟他們談一些台灣的問題、公司的業務,他們說:「Stanley,白天已經講了那麼久的業務,現在就不要再談了。」所以我只能啞口無言的在一整桌人之中,做一個沉默的個體。

回來之後,我覺得工作好難,覺得在美國運通似乎沒有我生存的機會,覺得美國人好像有點岐視我這個黃種人,於是低沉了一段時間。經過重新思考之後,有一天我突然覺醒,發覺其實問題不在於他們,真正的問題是我自己。

因為我必須瞭解,當我想要打入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環境時,怎麼能期待別人主動來瞭解我,更重要的是我要主動去瞭解他們,去認識他們的生活及文化。

下一次參加會議時,我不單單只準備我的業務計劃、財務報表,我更努力瞭解美國社會的生活,瞭解他們當天的球賽、當地的文化、生活、八卦消息。

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的耳朵都打開了,原來他們談的都是昨天的球賽,當我融入球賽的情境中,我也可以理解,他們最在乎的那一球為何如此精彩!

當我開始瞭解他們的生活習俗之後,也開始融入他們,甚至還準備了許多的笑話,每次冷場的時候,就講一個笑話,大家覺得這個人還蠻好相處的,於是心結打開了。

第二年我居然當選了美國運通全世界十大傑出經理,一個完全沒有信心的人,一個覺得自己完全無法在這個環境生存的人,因為觀念的改變,改變了自己面對事情的態度。

同學們即將面臨一個全新的環境,我給同學的第一個建議是,不要期待別人來了解你,你必須打入新環境;當你面對一個新環境時,「It is you have to know the others.」。

第二個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自己二十幾年來努力從事推廣的小故事。

二十幾年前我在亞都飯店,飯店是一個很被動的行業,是要等觀光客上門的環境;我一直很不服氣,為什麼我們不能聯合起來行銷台灣。

即使你的酒店再好、再特殊,觀光客也不會為了你這個酒店來台灣,觀光客來是因為台灣有特色。於是我帶領著台灣的業者到世界各地去推廣,辛苦的要找到台灣與別人不同的地方。

那時我帶去的是朱陸豪的平劇、邀請張杰當場揮毫、帶大廚去當場表演廚藝、帶緞帶舞及許多民俗舞蹈一起去。

可是二十年後的今天,如果我還有這些節目,那就沒辦法生存,甚至是自取其辱;因為中國大陸開放了,中國大陸有更多這樣的表演,放送到世界的各個角落。

於是再去時我帶的是鼎泰豐的小吃、春水堂的珍珠奶茶、雲門2的表演、漢唐樂府、原舞者以及胡德夫,因為必須用一個新的思維,重新找到屬於台灣的特色。

這些年台灣的成就其實是把過去中國傳統的茶道,變成更年輕更活潑的珍珠奶茶、泡沫紅茶,行銷全世界;又把源自於大陸的小籠包變成台灣更精緻出名的小籠包,推廣到世界各地,也推廣到大陸。

當你走出社會時,在不同的階段,也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優勢,也為自己的國家找到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