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三月 2010.
Displaying 16 - 18 of 69 entries.

史丹佛的12堂課12-2~文:王文華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三月 28, 2010 at 7:31 上午

■ 冰冷呼叫

在史丹佛 MBA 課程中,文科出身的學生被叫做「詩人」。詩人要變成商人,當然得先練基本功夫。

第一學季四門必修課是:個體經濟、會計、決策分析,和組織行為。除了組織行為,其他3堂都要用到數學。但對詩人來說, MBA 最大的挑戰還倒不是數學,而是課堂上的「冰冷呼叫」。

商學跟文學、哲學最大的不同是:它是建築在實用、也必須發揮在實用方面的學科。因為實用的特性, MBA 通常不收沒有工作經驗的學生。你沒有在企業待過,怎麼能體會課堂上案例的情境?也因為實用的特性,上課方式不是由老師講大道理,而是由同學討論案例。

不管哪門課程,每次上課都有一個案例。所謂案例,就是真實企業碰到的問題的描述。這些問題的產生或解決,彰顯了那堂課所要教的觀念。

理想狀態下,我們應該在上課前爭取30、40頁的案例和教科書的章節,一開始上課就主動舉手,滔滔不絕地各抒己見。但我們都知道理想狀態通常不會發生,於是上課時被點到就格外冰冷……。

嘿,我們誠實一點,你在加州,你正年輕,哪會每次上課前都念完30、40頁的案例?因為這種人性弱點,所以有了「讀書小組」。

這8個人,是我這一生最生死與共的關係。現在企業已經把「teamwork」當作廉價的口號,在 MBA 課程中,「teamwork」是救命的絕招。

我們8個人事先分配各自應讀的段落,讀完後寫下筆記,上課前交換筆記,討論老師事先公佈的問題。如果有人沒來開會,或沒做筆記,我們的準備就出現漏洞,於是我們祈禱,老師明天不會看到我們這一區。

但老師永遠會看到。

MBA 教室通常都是馬蹄形,桌面的前緣有一條細縫。學生坐下後第一件事是把名牌塞到細縫中,老師站在前面,張三李四,一覽無疑。

「今天誰要來『 open 』(開始闡述)這個案例?」老師進來後立刻說。若是沒人舉手,老師就開始點人。

平常趾高氣揚的 MBA 紛紛低頭看指甲,風光明媚的加州大家卻同時感冒擤鼻涕。

「王文華,你覺得怎麼樣?」恭喜你,你被「cold call」了!

每個老師「冰冷呼叫」的方式不同,有的專點心虛低頭的人,有的為此設計一套程式,按一個鍵,電腦會隨機挑出名單上某個倒楣鬼。

被「冰冷呼叫」的那一刻,時間靜止了。整個世界等你發言,你像海珊被拉出洞穴。

你若說不出話來,除了丟臉,也丟分數。

大部分的課程,課堂發言的表現佔總成績的30%。所以被「冰冷呼叫」,其實應該感到慶幸,至少你得到了發言機會。為了爭取高分,每班總有幾個愛現的同學,他們總是主動舉手,而且講得頭頭是道。我們嫉妒他們,於是玩起「火雞賓果」。

一般賓果卡有數字,主持人叫到一個數字,玩的人就把那個數字打X,最先連成一線的要大叫「賓果」。

「火雞賓果」卡上,一格格內都是那些愛現的「火雞」的名字。每個人手上的卡的名字排列不同,某個火雞主動發言一次,我們就在卡上他的格子打一個X,最先連成一線的,當然不能在課堂上大叫「賓果」。

此時他必須主動舉手,針對當時在討論的問題發表高見,只不過在嚴肅的論點中必須沒頭沒腦地插入一句大家事先約定好的暗語。

比如,賓果的人會站起來說:「需求彈性取決於三個因素:替代品、占所得比例,與時間長短。舉例來說,『像小甜甜布蘭妮這麼辣的歌手』,她的唱片的需求彈性……」這時台下在玩的同學就知道他賓果了,狂忍著不笑出來。

賓果的人要一本正經地講完,有時候老師還會說:「很好,很好,尤其『小甜甜布蘭妮』那個例子很有創意。」

我們就用這種幼稚的方法換取笑聲,紓解壓力。在閱讀案例、歸納重點、事先討論、「冰冷呼叫」中,我第一次體會到讀書的壓力。我不再有過去那種「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瀟灑,只剩下「你吞吞吐吐地 open 案例,別人迫不及待地舉手取代你」的尷尬。

我的嘴巴動了 20 多年,才發現從來沒有講過話。站上世界的舞台,才發現我連說「Sorry」都會結巴。我的頸很冷、臉很熱、口腔有點苦,自尊沒穿衣服。壓力來了,沒想到,我並不是自以為的那麼聰明。

但壓力是好的。沒有壓力,沒有學習。我是大人了,既然要做 MBA ,就要接受:競爭是商業世界的本質,壓力是最好的床邊故事。

我不夠優秀,當不成火雞。但在史丹佛的第一學季,我開始深呼吸,學習表達自己。

幾年後,當我離開史丹佛,才猛然發現:在真實世界,工作、愛情、人生、命運都會不斷地對我「冰冷呼叫」。而這些呼叫沒有案例可以準備,更沒有火雞可以嘲笑……。

史丹佛的12堂課12-1~文:王文華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三月 28, 2010 at 7:22 上午

■ 我是詩人,我念經濟

史丹佛改變了我的人生
甚至在我還沒入學之前,它就教了我很多。

第一件是:你想要一樣東西,你就一定要得到;你一定要得到,就要拼命去爭取。

在我收到入學通知的兩天後,我在下午4點(史丹佛的晚上12點)接到一通電話。對方是入學審核的老師,她首先恭喜我入學,接著大力把史丹佛推銷了一番,最後說:「我們知道你有其他的選擇,但我們要你知道,我們要定了你,你一定得來!」她甚至留下家裡的電話,要我有什麼問題隨時打電話給她。

史丹佛是當年「美國新聞和世界報導」雜誌票選的全美第一名商學院,照理說是學生來求它。但經過嚴格審核,一旦決定錄取一名學生後,它就一定要得到那名學生,不能被其他學校搶走。

從小在溫文儒雅、欲迎還拒的東方文化下長大的我,第一次感受到競爭和行銷。如果連史丹佛這樣強勢的產品都這樣積極推銷自己,我們一般人還在矜持什麼?

入學前學到的第二件事是:尊重別人。

一般學校中,學生是被學校管的。史丹佛卻把學生當成客戶,尊重他們生活的每一個細節。

決定去史丹佛後,陸續接到很多表格,包括宿舍申請書。

學校安排室友,除了夫妻之外,當然是男女分開。可是我卻注意到申請書特別問每一個人:「你希不希望,以及介不介意,和同性戀者住在一起」。

這是1992年,同性戀在台灣還是禁忌,在美國也不是開放的話題。很多名校的說明書從沒提到這一點,但史丹佛已經認知了這種生活方式,並且白紙黑字地印出來。你贊成這種生活方式也好,反對也好,重要的是,學校給你一個表達自己意見的機會。你雖然只是菜鳥新生,學校尊重你,給你選擇。

史丹佛是學季制,十月初開學。新生訓練時,終於見到了同學。

我們那屆358名同學,立刻可以看出相同和不同點。相同點是積極熱情的個性。不管是哪個國家什麼背景,每個人都活潑、外向、喜歡社交、注重玩樂、笑聲比較亮、打嗝比較響,連吃起薯條來感覺都比較香。

十月的加州下午,一桶啤酒,教室外就像婚宴般嘈雜,大家才剛認識,已經像多年的老朋友。這種社交精神,也是商業的本質,要做商人,就不能孤芳自賞。同學的不同點在於背景。銀行和管理顧問當然佔了大部分。但也有醫生、建築師、空軍工程師、紅十字會的義工。

這些沒有商業經驗的,被叫做「詩人」。企管教育的方法是在課堂上分析案例,案例要分析地徹底,必須要同時有商人和「詩人」,以其獨特的工作經驗提出看法。MBA選學生強調多樣化,就是這個道理。企業要成功,不也是這樣?

新生訓練上,學校告訴我們:同學的成績,除了當事人外,不對外公佈。

來學校徵才的公司拿不到同學的成績,同學也不可以告訴公司。為什麼?這是避免MBA最令人詬病的惡性競爭。

MBA的侵略性本來就比常人高。在某些名校,同學為了打敗別人,會把圖書館裏老師指定的閱讀書籍藏起來或破壞掉,讓別人都看不到。

史丹佛不要你這樣。它知道精英固然是企業成功的關鍵,但精英的誕生若要以犧牲別人為代價,那麼企業寧願把成功建築在庸才的團隊合作上。史丹佛的學生當然不是庸才,但它為了要培養大家合作的精神,連成績都不公開。把這個心魔拿掉,也許這些從小到大習慣騎在別人頭上的人,可以開始學會尊重別人。

註冊後,我們拿到案例。每一門課的案例有十公分厚,這還不包括教科書。一門課一學季上20次,每次一個案例,老師開學前全給了你。經濟學老師在案例第一頁當頭棒喝:「好了,你們玩夠了,現在可以開始念書了!」

還沒開始念書,我已經學到很多。開始之後呢?那一間間馬蹄型的教室,將會怎樣改變我的人生?

我是詩人,將要MBA課程中,尋找新的詩意。

請你準備好那份聘禮 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三月 27, 2010 at 7:46 上午

我想,總有一天,你會帶著你的父母來提親,因為我的女兒是如此美麗、可愛、有才氣、貼心,簡直就像上帝派來凡間的天使。

你要跟我談聘金嗎?我想你是付不起的。

我們就來談談從小我在女兒身上花費的錢吧!

你知道為什麼她的英文如此流利,各國通行無阻,英 、日文難不倒她呢?

因為從小每一年花在上英文日文課的錢,一年超過十萬塊,

她少說學了十年,光是語言方面,就花掉一百多萬。

還有你最愛她彈著鋼琴的優美模樣,但是,這也是錢堆砌起來的,十幾年來學鋼琴的費用,兩百萬是跑不掉的。

還有每一年的學費,私立高中、私立大學,幾年來也絕對不少於一百萬。

更別提每天的三餐,留學的費用,光是能夠拿到「收據」的費用,你可能付我五百萬都無法全部 cover 掉。

更何況,我不要把女兒「賣」給你,所以,你是不可能用錢買到我女兒的,因為我女兒的價值,還不僅僅於此。

在我心裡,她是無價之寶。

她的一個微笑,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禮物。

她貼心的按摩,是任何專業按摩師都無法取代的,因為每一個手勢,有她的愛,有我的感動。

她的每一顆晶瑩淚珠,都是我與她不斷衝突下,溶解彼此的美好果實,我們在爭吵、和解、瞭解、更加緊密相愛中不斷成長。

女兒與我之間的愛,是拿數億金錢也無法切斷的。

所以,親愛的女婿,即使你有萬貫家財,你也買不起我的女兒。

所以,我的女兒不「賣」給你,也不「嫁」給你。

她只是要跟你結婚,跟你一起共組一個家庭。

所以,不要跟我談聘金了,你是付不起的,我的女兒,她是無價之寶。

即使你們結婚了,即使你們住在一個獨立的小房子裡面,她仍然是我的女兒,我仍然是她的母親,我們之間的愛,也永遠不會消失。

既然我不是要賣女兒,而你,也不可能買得起。

我跟我的女兒,仍然要像以前那樣互動,那樣相愛。

你們是立下婚約,婚約是宣示兩人要彼此相守,而不是簽訂某一方的奴隸條約。

所以,我也要你承諾,用對待一個人該有的態度對待她 ,不是把她當成佣人或奴僕。

你會難過的事情,她也會難過。

你會感到疲憊的事情,她也會感到疲憊。

請以體貼你自己的方式,來體貼她。

我仔細想了想,我還是想要一樣聘金。

那就是你的心,願意用良善、同理心、無限的愛,來對待我女兒的心。

雖然,我的女兒現在只有三歲,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看到這篇文章的。

我怕等你來提親時,我已經老邁的想不起這些話了,所以先寫在這裡。

請你準備好那份聘禮──你的心。

☆有女兒的人,相信看到這一段話時,是否也心有戚戚焉…
若我的寶貝,哪一天真的找到可以長相廝守的對象時,我想我們也會說出相同的話 ,希望他會當她是稀世珍寶一樣疼惜。
附註: 若已婚男士看完這一篇,別忘了在家的那位老婆大人 ,也是人家的女兒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