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24 三月 2010.
Displaying 4 - 5 of 5 entries.

只需讓對方知道……~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三月 24, 2010 at 7:10 上午

我超喜歡張曼娟的;這句話很棒
"只需讓對方知道:「如果妳有需要,可以隨時找到我。」"
值得大家多想想囉,朋友真的很重要喔

她曾說過:「每個女人都有個心靈地帶,是只有另一個女人才能碰觸的。」
進入中年之後,才對這話的感受愈來愈深刻。

因為生命一路走來,無論是愛情、工作,甚至親情遇到許許多多的挫折,每一回也都只有回頭去找相識超過十年的手帕交,才能舒緩心靈的創痛,找到重新面對生活的力量;如果說愛情令我們欣喜,這同性友誼給我們的便是一種安定。

幾個星期前,我們幾個OBS(歐巴桑)決定一起出國遊玩,紀念認識十二年。

這十二年之間,我們各自經歷了生命裡不同的起承轉合:有的失去了婚姻、有的在感情裡幾乎滅頂、有的不斷做母親、在自我與家庭中迷失了好一陣子、有的在職場上碰撞連連。

我們不斷細心收藏著彼此的變化,因為有了這麼多年的基礎,在任何時候我們都很容易就進入另一個人生命最新的場景裡。

於是,受苦的時候,全心安慰;得意的時候真心分享;迷惑的時候,耐心解憂。隨著年齡的增長,彼此生命的交集愈來愈明顯,因為友誼和生命的軌跡經常同步而行。(生兒育女、子宮頸抹片檢查.男歡女愛…..誰能和妳百無禁忌、感同身受的徹夜長談?)

朋友做了這麼多年,我們早已熟悉彼此價值觀的差異,理解到每個人都有她過日子的方法,做為朋友我們無須挑剃或扭轉不能認同的部份。

只需讓對方知道: 「如果妳有需要,可以隨時找到我。」

所以,我不必為半夜打電話給其中一人而心懷愧疚,因為她會清楚這樣的電話一定有它的必要性;我們其中的任何一人也不必擔心在什麼緊急狀況下得露宿街頭;因為在台北,我們姣兔可以有好幾窟。

在一個花了大部份力氣歌頌愛情(其它的力氣則拿來宣揚親情)的時代裡,我們慶幸從年輕的時候開始,懂得為這些同性的朋友準備了一個空間,在為人母、人妻、人女之外,我們也是別人的好朋友。

妳有沒有半夜可以求助的女性朋友?妳可願成為朋友生命的後盾?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也需要時間經營,下次女性朋友邀妳喝個下午茶,別再推託說孩子先生如何如何了吧!

人生中有許多事情是老公孩子插不上手的。

如果你是女生,可以細細品嚐這篇文章的含意;如果你是男生,可以把文章與你的另一半、愛人,或是任何一個你想與他一起分享這篇章的人…… ^^

—————————————-
我正在聆聽,關於幸福的聲音
即使在最寂寞的時刻
即使淚水使我看不清世界的樣子
我仍在聆聽,關於幸福的聲音
—-張曼娟‧喜歡

一粒米與一座山~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三月 24, 2010 at 7:05 上午

一次佛陀說法時,有一批來自富裕地區的弟子也趕來聽法。

聽完佛陀講法後,弟子們一起用齋。

由於當地比較貧困,所以提供的飯食很粗糙。

這批富裕地區來的弟子覺得這樣的齋食實在難以下嚥,許多飯只吃了一半就丟棄了。

這時,佛陀走了過來,手裡拿個隻袋子。

弟子們看著佛陀,不知師尊要做什麼。佛陀竟然將剩飯都收到袋子裡然後坐下來,開始吃袋子裡的東西,弟子們驚得目瞪口呆,繼而慚愧無比,請求師尊將飯食賜給弟子食用。

剩飯吃完,佛陀給弟子們講法,地上的一粒米對應到天上就是一座山,在地上浪費了一粒米,等於在天上丟棄了一座山,這樣的罪業是很大的。

所以修行人在世上要物盡所用,不可浪費一絲一毫。

德國是個工業化程度很高的國家,說到賓士,BMW,西門子……沒有人不知道,世界上核子反應中最好的核心泵就是在德國的一個小鎮上產生的。

一次去德國考察,到達港口城市漢堡之時,駐地的同事為我們接風洗塵。
走進餐館,一對用餐情侶的桌子上,只擺有一個碟子,裡面只放著兩種菜、兩罐啤酒。
如此簡單,是否影響他們的甜蜜聚會?如果是男士買單,是否太小氣,他不怕女友跑掉?
另外一桌是幾位白人老太太在悠閒地用餐,每道菜上桌後,服務生很快的幫她們分配好,然後就被她們吃光光了。

駐地的同事看到大家飢餓的樣子,就多點了些菜,我們的桌子很快被碟碗堆滿,看來,今天我們是這裡的大富豪了。

狼吞虎嚥之後,結果還有三分之一沒有吃掉,剩在桌面上。
結完帳,走出餐館沒走幾步,餐館裡有人在叫我們。

原來是那幾個白人老太太,在和飯店老闆嘰哩呱啦說著什麼。
看到我們都圍來了,老太太改說英文,她在說我們剩的菜太多,太浪費了。
我們覺得好笑,這老太太多管閒事!

「我們花錢吃飯買單,剩多少,關妳老太太什麼事?」同事阿桂站出來,想和老太太練練口語。
老太太更生氣了,馬上掏出手機撥電話。

一會兒,一個穿制服的人開車來了,自稱是社會保障機構的工作人員。
問完情況後,這位工作人員居然拿出罰單,開出50馬克的罰款。

這下我們都不吭氣了,阿桂的臉不知道扭到哪裡去,也不敢再練口語了。
駐地的同事只好拿出50馬克,並一再說:「對不起!」
工作人員收下馬克,鄭重地對我們說:需要吃多少,就點多少!
錢是你自己的,但資源是全社會的,世界上有很多人還缺少資源,你們不能夠也沒有理由浪費!
我們臉都紅了。

但我們在心裡卻都認同這句話。

一個富有的國家裡,人們還有這種意識。

我們得好好反思:我們是個資源不是很豐富的國家,而且人口眾多,平時請客吃飯,剩下的總是很多,主人怕客人吃不好丟面子,擔心被客人看成小氣鬼,就點很多的菜。

反正都有剩,你不會怪我不大方吧。

事實上,真的需要改變我們的一些習慣了,並且還要樹立「大社會」的意識,再也不能「窮大方」了。

那天,駐地的同事把罰單複印後,給每人一張做紀念,我們都願意接受並決心保存著。
阿桂說,回去後,自己的一張就貼在家裡的牆壁上,以便時常提醒自己。
我們只是有能力「享受」大家一起努力的資源,並不代表我們有權力「去浪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