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平真詮評注~目錄

  • Posted on 五月 6, 2010 at 7:08 上午

清·沈孝瞻 原著/民國·徐樂吾 評注

目錄

方重審序

徐樂吾自序

《子平真詮》原序

凡例

一.論十干十二支

附干支方位卦圖

附《滴天髓》論天干宜忌

二.論陰陽生剋

附論四時五行宜忌

附五行生剋制化宜忌

三.論陰陽生死

附陰陽順逆生旺死絕圖表

附支藏入元司令圖表

四.論十干配合性情

五.論十干合而不合

六.論十干得時不旺失時不弱

七.論刑沖會合解法

八.論用神

九.論用神成敗救應

十.論用神變化

十一.論用神純雜

十二.論用神格局高低

十三.論用神因成得敗因敗得成

十四.論用神配氣候得失

十五.論相神緊要

十六.論雜氣如何取用

十七.論墓庫刑沖之說

十八.論四吉神能破格

十九.論四凶神能成格

二十.論生剋先後分吉凶

二十一.論星辰無關格局

二十二.論外格用舍

二十三.論宮分用神配六親

二十四.論妻子

二十五.論行運

二十六.論行運成格變格

二十七.論喜忌干支有別

二十八.論支中喜忌逢運透清

二十九.論時說拘泥格局

三十.論時說以訛傳訛

三十一.論正官

三十二.論正官取運

三十三論財

三十四.論財取運

三十五.論印綬

三十六.論綬印取運

三十七.論食神

三十八.論食神取運

三十九.論偏官

四十.論偏官取運

四十二.論傷官

四十二.論傷官取運

四十三.論陽刃

四十四.論陽刃取運

四十五.論建祿月劫

四十六.論建祿月劫取運

四十七.論雜格

四十八.論雜格取運

方重審序

命理乃吾國科學與哲學融貫而成一種學說,數千年來傳衍嬗變,或隱或現,全賴一二有心入為之繼續維繫,賴以不絕,其中確有學術上研究之價值,非徒癡入說夢,荒誕不經之謂也。其所以至今不能在科學中成立一種地位者,實有數困。蓋古代士大夫階級目醫蔔星相為九流之學,多恥道之;而發明諸大師又故為惝恍迷離之辭,以待後入探索;間有一二賢者有所發明,亦秘莫如深,既恐洩天地之秘,復恐譏為旁門左道,始終不肯公開研究,成立一有系統說明之書籍,貽之後世。故居今日而欲研究此種學術,實一極困難之事。

按命理始於五星,一變而為子平;五星稍完備者,首推果老《星宗》全一書。然自民國以來,欽天監改為中央觀象臺,七政四餘檯曆以及量天尺,無入推算,此道根本無從著手,恐將日就淹滅。所余子平一派,尚有線索可尋。此中舊籍,首推《滴天髓》與《子平真詮》二書,最為完備精審,後之言命學者,千言萬語,不能越其範圍,如江河日月,不可廢者。然古入著書,喜故為要渺之詞,蹈玄秘之積習,後學之士,卒難瞭解。《滴天髓》一書,幸有任鐵樵注本,徵引宏博,譬解詳明,可謂斯道之龍象;而《子平真詮》,迄今無入加以詮釋。今徐子樂吾,既將任注《滴天髓》印行於前,復將《子平真詮》評注於後,可與任君先後比美,使斯道得一詳明而有系統之研究,將來在學術上之地位,植一基礎,其功不在禹下矣。

後學者研究命學原理,得此二書,不致誤入歧途。至於應用,仍有待乎多看古今命造,此所謂讀書與實驗二者並重。至天分之高低,與所得之淺深,更互為因果。倘能合天才、學識、經驗三者以俱全,於斯道庶幾入聖矣。此亦間世而後來,非朝夕所能遇也。

余談命理有年,所愧三者均有不足,迄今鮮有發明。而樂吾朝夕寢饋於斯,矻矻忘年,時有述作。今書成將付印行,不棄愚蒙,囑為一言,愛略述所知,以發其端云。

         丙子仲春桐城方重審序於海上小忘憂館

徐樂吾自序

《子平真詮評注》竣,客有以袁了凡造命之說進者,曰:“命而可造,則命不足憑也。且子素習佛家言,如云命定,則命優無妨作惡,命劣為善無益,有是理乎?夫命之優劣,孰造成之?孰主宰之?須知以宿世之善因,而成今生之佳命,以宿世之惡因,而成今生之劣命。命運優劣,成於宿因,此為有定者也;今世之因,今世即見其果,此命之無定者也。嘗見有命優而運劣者,有命劣而運佳者;命如種子,運如開花之時節。命優運劣,如奇葩卉,而不值花時,僅可培養於溫室,而不為世重;若命劣運劣,則弱草輕塵,蹂躪道旁矣。故命優而運劣者,大都安享有餘,而不能有為於時,此宿因也;若不安於義命,勉強進取,則傾家蕩產,聲名狼藉,此近因也。故命之所定,功名事業,水到渠成;否則,棘地荊天,勞而無功。至於成功失敗之程度,則隨其所造之因,有非命運所能推算者,或者循是因而成將來之果,定未來之命,則不可知矣。是因果也,造命也,命理也,其理固相通者也。子曰‘君子居易以俟命’,又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子平真詮評注》者,知命之入門方法,亦推求宿因之方便法門也。”客無言而退,因錄之以為序。

民國二十五年二月東海樂吾氏識於海上寓次

《子平真詮》原序

予自束發就傳,即喜讀子史諸集,暇則子平《淵海》、《大全》略為流覽,亦頗曉其意。然無師授,而於五行生剋之理,終若有所未得者。後復購得《三命通會》、《星學大成》諸書,悉心參究,晝夜思維,乃恍然於命之不可不信,而知命之君子當有以順受其正。

戊子歲予由副貢充補官學教習,館舍在阜城門右,得交同裏章公君安,歡若生平,相得無間,每值館課暇,即詣君安寓談《三命》,彼此辯難,闡民無餘蘊。已而三年期滿,僦居宛平沈明府署,得山陰沈孝瞻先生所著子平手錄三十九篇,不覺爽然自失,悔前次之揣摩未至。遂攜其書示君安,君安慨然歎曰:“此談子平家真詮也!”

先生諱燡燔,成乾隆己未進士,天資穎悟,學業淵邃,其於造化精微,固神而明之,變化從心者矣。觀其論用神之成敗得失,又用神之因成得敗、因敗得成,用神之必兼看於忌神,與用神先後生剋之別,並用神之透與全、有情無情、無力無力之辨,疑似毫芒,至詳且悉。是先生一生心血,生注於是,是安可以淹沒哉!

君安爰謀付剞劂,為天下談命者,立至當不易之准,而一切影響遊移管窺蠡測之智,俱可以不惑。此亦談命家之幸也;且不談命家之幸,抑亦天下士君子之幸,何則?入能知命,則營競之可以息,非分之想可以屏,凡一切富貴窮通壽夭之遭,皆聽之於天,而循循焉各安於義命,以共勉於聖賢之路,豈非士君子厚幸哉!

觀於此而君安之不沒入善,公諸同好,其功不亦多乎哉?愛樂序其緣起。

乾隆四十一年歲丙申初夏同後學胡焜倬空甫謹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