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的風箏(1)~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14, 2010 at 7:30 上午

過了年開了春後的一兩個月是一段好時節,至少在我童年時的心目中是這樣的,至少到如今我依然感覺得到那時迫切盼望的心情。

因為每每這時,林伯總會只為我一個人扎一只最漂亮的風箏,然後我可以驕傲得意地在朋友們羨慕的眼光中放飛,這份燦爛的榮耀是什麼都換不來比不上的。

林伯是我們這個村子的外來人,所以鄰里都很排斥他。他的家就安置在村尾一間孤零零的小屋裡。小屋原本是村裡用來堆放一些雜物的,破舊的一副被風一吹就會塌下來的樣子。

大人們在我們很小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告誡我們,說這個人是特務反革命分子,是個大壞蛋,叫我們不要和他接觸。

我們這群孩子因此一看見他就遠遠地跑開,怕被他抓走,膽子大的就撿些泥巴團子遠遠地朝他或他的小屋子裡扔。

等看見他佝僂著身影向我們望時,我心裡總覺他不象壞蛋,因為壞蛋都是很有力氣,應該罵我們的,而林伯卻只是無奈地看著我們。

那一天,我依然記得,林伯屋邊田裡的油菜花開的很旺了,我和哥哥他們在田裡摘了很多,不是為了好玩,而是因為可以吃那花心里的一點點很甜的蜜。

「你們這些孩子怎麼亂糟蹋庄稼啊!你們要吃蜜,到我這兒來吧,我養的蜜蜂正好產了很多蜜呢。」不知什麼時候,林伯手裡拿著一瓶金黃的蜂蜜在門邊向我們招手。
我們遲疑了一下,他微笑著朝我們走來。

「誰要吃你的東西啊,你是個壞蛋。」一個男孩子很不屑地把他手裡的瓶子打翻在地,蜂蜜緩緩地流了出來。

「我們走。」哥哥拉住我的手說。
我只顧看著林伯失望悲哀的臉,他的嘴蠕動著想說什麼卻沒說。被哥哥一拉,我冷不防仰天摔了一跤。

後面沒看清的孩子以為我是被林伯打了,就驚叫起來,然後都飛快地逃散開來。
只有哥哥傻乎乎地還拉著我的手。

「小丫頭,摔疼了沒有?來,林伯抱你起來,好孩子,不怕疼,不哭的啊。」
林伯的手很粗糙,可我感覺到他握住我手並拍掉我身上的泥土時很輕很柔。然後他拿起地上還流剩大半的蜂蜜瓶,用袖子仔細地把瓶口擦了又擦,塞給了我。

「小丫頭,這蜜很香很甜的,給你,喜歡吃就再來啊。」
在我和哥哥吃得直咂吧嘴的時候,我看見他笑了。笑的時候,林伯看上去很老,臉上的滄桑皺紋很深很深。我忽然覺得他肯定不是壞蛋。

一個星期不到,我和哥哥已經是他小屋裡的常客了。小屋很小,可還是空蕩蕩的,只有一張床,兩條破板凳,最多的也是三四個疊起來的陳舊的箱子。屋後是林伯用籬笆把一小塊地圈了起來,種了許多花和養了一箱蜜蜂。

沒幾天,哥哥他們迷上了做風箏,放風箏。而我不會,他們又不願給我做,也不肯借我放。好幾次,我都是被他們甩掉後哭著回家的。

一次被林伯看見了我在抽泣,問清原因後,他摸摸我的頭說:「小丫頭,不要哭啊,林伯給你做一個比他們好看很多大很多的風箏。」「真的嗎?」「真的,明天你就來我這兒拿好了。」「林伯,你只給我一個人做好嗎?」「好,好,林伯答應你。」

當那只五彩斑斕的蝴蝶風箏從我手中扶搖直上的時候,當其他孩子哀求著讓我給他們放一下的時候,當蝴蝶如花般居高臨下俯視著其他丑陋的風箏的時候。我真的很快樂,很驕傲,因為我所擁有的是最好最美麗的風箏,因為我不再是一個被人嫌棄甩掉的小丫頭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