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會害怕的小孩,怎麼辦?(2)~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14, 2010 at 7:20 上午

您會問,單單這樣就可以了嗎﹖

這就是我們正要講的第二方面,是幫小孩如實的了解他的害怕。

您知道,世上最可怕的是什麼嗎﹖就是說不出來的那個什麼,凡是能說清楚的,就沒有那麼可怕了。

比如問小孩為什麼怕黑﹖他會說不知道床底下會鑽出什麼,或衣櫥裡不知道藏著什麼,再問他,為什麼白天就不怕呢﹖他會說,因為白天我看得見。

這就是事情的要點了,正是因為不知道怕的是什麼,才會那麼怕;如果確知屋子裡有鬼,要不就和它博鬥,要不就趕快奪門而出,或和它好好溝通一下也可以,即使它長髮垂地,臉上全無五官,要是能看個仔細,說不定還可以幫它美個容,化個粧呢!

這不是說笑話,而是真的要和小孩這樣討論,只有真的把事情想清楚了,如實的了解自己所怕的,不過是自己的想像,人才能坦然,而慢慢的不怕。

小孩關於鬼的印象,都是來自電影或電視,但是電影和電視裡面,從來不肯好好的對著鬼打燈光,一定要弄的面目不清,才能嚇到人。

有一陣子電視上鬼話連篇,弄得很多小孩晚上都不敢睡覺,我的一位朋友,就集合了幾個小孩,其中還有聲稱自己看過鬼的,讓他們好好的形容一下鬼到底是什麼樣子,結果一群小孩,各顯神通,越說越不像話,終於說到他們自己都笑了起來。

後來,又把他們帶到很黑的樹林裡去,大家再討論一次,之後,小孩們都說,奇怪,好像沒有那麼害怕了。

這沒有什麼奇怪,只是因為他們如實的了解了自己的害怕。

當然,也不是說這麼來一兩次,就能徹底去掉恐懼感,但只要往這個方向走,慢慢的,人總能走出一條不會害怕的路。

這些,都是在說明,只要清清楚楚的明白了真象,就沒有什麼可怕了。

不過,您不能誤會這就是前面所說的訓練;兩者最大的不同,是在我所舉的例子裡,都是當事人主動的去「如實的了解」,而不是被別人強迫著去忍受自己的害怕。

漸近的原則和充份的安全感
在如實的了解的過程裡,還應該遵守一個漸近的原則,而在還不能去除恐懼以前,要給小孩充份的安全感。

對於害怕某種東西的人,心理學家建議的方法是,先把那樣東西放的遠遠的,讓當事人盡量仔細的看;起先,他會連看都不敢看,但因為放的很遠,所以稍微努力,還是可以斜著眼睛看一下;等到感覺比較好一點了,再挪近一些,再讓他仔細的看。

但在這個過程裡,絕不能太過勉強,寧可多試幾次。

這當然是心理恐懼症的專業治療,一般小孩絕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就算一輩子都怕老鼠,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在帶小孩的過程裡,如果能注意專業治療所用的漸近原則,應該會有相當的幫助。

換句話說,我們不能希望小孩一下子就能不害怕,而是要在日常生活裡,儘可能的增加孩子對事情的了解,讓他慢慢的達到如實了解的境界。這往往不是一天的功夫,也許要相當的時日。

所以,小小孩不肯吃藥粉,就應該請醫生換成比較不苦的藥;不肯打針,也可以考慮請醫生換成口服的。

這並不是寵小孩,而是在那麼小的年紀,他實在無法理解、而醫生的很多堅持,也並不都是那麼必要,可以做相當的調整,只是一般人都不肯照顧小孩的感受而已。

所以,小孩怕黑,就讓他開著燈睡,頂多是換成一個小燈泡就是;小孩怕鬼,就別讓他單獨一個人去黑暗的地方;小孩怕蟑螂,就把家裡清理乾淨,換上密封良好的沙門沙窗。所有這些,都是爸媽對孩子應該有的體貼。

有一個小孩頭部受傷,流了滿臉的血,媽媽一路跟他解釋血小板的凝血作用,一面說明頭皮上微血管的分佈很密,很容易流血,但因為不是大血管,所以流失的量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多。

小孩則一面提出各種問題,一直到醫院縫了好幾針,都還一面說著話。醫生說,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勇敢的小孩,連一聲都沒有哭;其實,我想,這樣的媽媽不多見,才是真的。

另一個小孩夢到一具棺木,裡面放了一個大問號,旁邊的小孩都叫他躺進去;爸爸就解釋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道理,因為這一陣子他生病,一直擔心病好不好得了,才會夢到那麼一個問號——小孩就安心的又睡了。

所有這些,都是爸媽對孩子的體貼;爸媽總要先體貼了孩子的心,才能換取時間與空間,為孩子提供克服恐懼的教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