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無量/文:李家同 (2)~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12, 2010 at 7:20 上午

這次同學會,幾乎所有在台灣的同學都到了,大家聊的很痛快,令我感到有趣的事,大家關心的不是彼此之間的不同,升官發財,已不是大家的話題,話題好像經常在病痛上打轉,某某同學腰痛,某某同學背痛,某某同學告訴大家有心臟開刀的經驗,某某同學更偉大,他已換了腎,講的大家膽戰心驚?最讓大家懷念的是四十年前,我們每天中午打籃球,要是現在中午大太陽下叫我們去打球,一定會倒地而亡。

到了下午,阿丁告訴我們,退休以後,他一直在一家孤兒院做義工,而且每天八小時的義工,他邀請我們去參觀,我們這時後才發現他是一位大忙人。

短短的一小時,阿丁得耐心地傾聽一個小女孩的告狀,她說另一個小男孩欺侮她,雖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一轉眼,兩個小鬼又玩在一塊。另一個小男孩摔了一跤,跌破膝蓋處,阿丁替他塗紅藥水。這一小時內他接了三個電話,一個替他們的孩子找工作,一個是安排將一個住院的孩子從醫院接回來,還有一個替孩子申請殘障手冊。

對於我們大家,阿丁的工作令我們羨慕不已,我們的部長大人被一群小孩逮到講一本書上的故事(是阿丁向他們推薦的),他常想混,細節含混帶過,沒有想到一個小孩好幾次糾正他,顯然這小孩對這個故事已經聽的滾瓜爛熟,我們的億萬富翁阿強,到廚房去視察,卻沒有出來,原來他留下來剝豆子,一付自得其樂的樣子。

有人提議,在我們回家以前,再去一次齋明寺。

四十年前,這裡全是農舍,現在已經面目全非,熱鬧的很,幸運的是,齋明寺未受影響,它依然靜靜的俯視大漢溪。又是黃昏的時候,一個又紅又大的太陽正在對面的山頭落下去。

故地重遊,大家都已髮蒼蒼,免不了有一些傷感,當年打打鬧鬧的情景不復再見,代替的是沉默,還是部長大人痛快,他說,我最怕看夕陽,每次看到夕陽,我就想起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大家當然很同情他卸任後的失落感,可是要卸任的,不只他一人,我們都快到退休的時候了。

我相信,大家一定都在想當年老和尚對阿丁說的那句話,「你最有前途」,我仍然沒有想通他的意思。

就在我們大家發呆的時候,一位學數學的同學回過頭來,對阿丁說,「我終於了解老和尚的意思了,我們這些人,終日忙忙碌碌,都是為了自己,既然為自己,就會想到成就,這種只是為了自己的成就,就算再大,也總有限,即使我們中間如果有人做了總統,他也會有下台的一天,而你呢?你現在專門替那些小孩子們服務,我相信你每天都有成就感,這種成就,無所限量,可以永遠持續下去,不會像阿強那樣,每天要擔心不景氣的問題,一旦不景氣他根本談不上有什麼成就了,難怪老和尚說你前途無量了,他算的命真準。」
阿丁沒有答話,我們每一個人似乎同意這一番話。

在回程的路上,我向坐在旁邊的同學說,「為什麼當年老和尚不將他的想法講明白一點?害我們到四十年後才懂。」

我的同學說,「四十年前,即使老和尚真的講清楚了,像你這種沒有慧根的人,會聽的懂嗎?」

其實聽不懂的,不只我一人,我們當年都是小孩子,怎麼會聽得懂這種有哲理的話,難怪老和尚沒有講明白,可是我有一種感覺,他一定知道,四十年以後,我們會回來的。

那時候,我們就可以懂他的話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