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無量/文:李家同 (1)~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12, 2010 at 7:10 上午

這已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我那時是高二的學生,有一天,我們班騎腳踏車郊遊,黃昏的時候來到了龍潭的齋明寺,這個廟在大漢溪旁邊的高山上,在廟前大草地上,我們坐著看風景、聊天。

當時,我們都很口渴,可是那個時代,中學生是買不起飲料喝的,因為廟裡經常供應茶水,我們就公推一位同學去廟裡討水喝。

這個同學明明是天主教徒,只見他恭恭敬敬地向那位在廟前散步的老和尚走去,假裝是佛教徒,一面口宣佛號,一面雙手合十,這招果真有效,老和尚將我們大夥兒全部請進廟裡,不但給我們茶水喝,還拿出一些糕餅給我們吃,我們還進他的書房參觀,他的書房全是線裝書,老和尚當場揮毫,寫字給我們看,在此荒野,碰到一位和藹可親,而又有學問的老和尚,我們同學都覺得不虛此行。

就在我們向老和尚道謝,而且說再見的時候,老和尚突然說,「你們等一下,我要替你們看相。」

同學紛紛轉過身來,讓老和尚在我們的臉上掃描了來回個一次,最後他指指一位同學,作個手勢,叫他站到前面來。

這位同學名字的最後的字是「丁」,我們叫他「阿丁」,阿丁被老和尚指了以後,乖乖地出列,老和尚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前途無量。」

阿丁嚇了一跳,喃喃地說,「師父,你一定弄錯了。」可是老和尚十分堅持,他堅定地說,「你最有前途。」說完以後,就放我們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大家都不願討論老和尚的預言,理由很簡單,阿丁的功課和運動都不錯,可是他家境很不好,我們全班就只有他是要去唸師專特教科,其餘同學,人人都要考大學。阿丁說他唸高中已是家裡很大的負擔,大學是不可能唸的了。唸師專有公費,畢業以後,立刻可以到小學去教書,所以他決定去唸師專。

其實我們班公認最有前途的同學是阿川,阿川一表人才,有領袖氣質,人緣好,有組織能力,雖然功課普通,可是體力驚人,身高一八Ο公分,籃球校隊,我們怎麼也想不懂為什麼老和尚不選他,而選了阿丁。

還是阿丁自己打破沉默,他說,「我想老和尚一定老糊塗了,阿川才最有前途,我將來是個小學老師,怎麼說我最有前途?」

四十年過去了,我們這一班,大多數同學都有很好的職業,有的是工程師,有的是商人,我做到了大學教授,可是真正事業非常成功的只有阿川和阿強,阿川做到了部長,阿強是一家建設公司的董事長。

我為了辦同學會,常需要打電話給老朋友,大家都容易找到,唯獨阿川和阿強不好 找,阿川的秘書永遠告訴我他在開會,或則和人談公事。他常要到立法院回答質詢,我發現如果我到立法院找他,說不定還比較容易一點。

通常他的秘書會留下我的電話,說部長會回電話的,部長果真回電話了,可是這一定是一個星期以後的事,而要約一個聚會的時間,那就更難了,部長似乎每天都有約,起碼一個月以後才可以和老朋友見面。

阿強也好不那裡去。他雖然不要去立法院,可是他要去看工程,也要一天到晚和人家應酬。
內閣改組,阿川部長下台,他仍然有工作可做,可是影響力和權力都沒有了,我每次打電話去,立刻可以和他聊天,有時候,他還會主動打電話來約我去吃小館子。
一年前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阿強呢?他的建設公司不停的推出新的大樓,可是絕大多數都賣不掉,儘管他一再降價,仍然不行,他是被套牢了,有人告訴我,他已經好幾次差一點跳票。

阿丁呢?他早已從小學老師的職務位上退休了,他一直在龍潭附近教書,退休以後也住在那裡。

高中畢業四十年,我們決定聚一次,講明不帶老婆,我們要好好回憶一下四十年前的好日子。阿丁邀我們到他那裡去,因為只有他住鄉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