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悲傷繫上蝴蝶結(3)~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9, 2010 at 7:40 上午

八月十四日-八月二十日
薄弱的身軀似乎停止了生息,那一雙曾經那麼喜歡畫畫,舞蹈,幫母親做家事的修長漂亮的手,懨懨地交放在胸前.將來的記憶也只有那雙手是熟悉的,病魔沒帶走.

她的頭髮己經完全掉淨,細茸亮髮覆蓋在她腫脹的頭上,有種初長的感覺,恍惚孩子正在初生,一時間我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光惚看到當年的自己正在分絻,看到小孩正從自己的體內出來,看到那份生產後的空洞,隨即被一分母愛填滿,看到丈夫驟逝後,自己如何母兼父職,帶著孩子一路走過來的艱辛.......

大部份的人都可能看見大人在老去.故去。卻無法想像自己的孩子也會是老人.也會故去哦...我懷中可愛的兒子,我美麗如白玉般,尚未來得及長大的女兒卻必須在我的眼前迅速老去.故去想到這種.....我頓時涕淚滂沱,又難過又淚動又不甘心,幾乎一秒都按捺不住.

一定有什麼是我可以為這個孩子做的!

我一定要為她好好想一想..

八月二十二日
孩子走的那天是清晨
我聽到她微弱的呼喚,她的奶奶和外婆也急急趨到床邊.
媽咪,我眼睛看不見了
她的手深向半空中,我緊緊握住.
寶貝,不要怕,嗎咪就在妳身邊
她的奶奶說;好痛是不是
她點點頭
她的外婆說:你是不是要走了?
她點點頭,外婆把手放在她眼皮上.
乖,那你就好好的走吧!

一棵樹即將離開自己的枝幹,向遠方而去,它不會再回來,不會再落地生根.....

我摀住嘴,把己經湧到唇邊的哭聲用力逼回去,在模糊的淚眼中,我聽到自已急促又沙啞的聲音:寶貝,你願不願意像獅子王.像珊珊姊姊那樣勇敢那樣有愛心...............

孩子終於沒有再睜開眼睛,可是屋子裡的每個人全看到她在點頭,全看到她在點頭的同時,那微微上揚的嘴角,全看到嘴角微微上揚的同時,一滴淚珠靜靜地滑出她的眼眶,和其它人的淚珠,鏗然一聲,摔碎在枕頭上.

孩子生病時,我沒有辦替她做什麼,在她要離開時,我問她願不願意將自己身上有用的器官捐出來,在別人身上再用一次,也讓自己再活一次,她答應了.遺憾的是,她的器官全壞了,所以不能如願.

至於把她的身體捐出來,讓醫學院的學生做研究,能夠有機會去救別人,應該也是這孩子的心願,我將來也會這樣做吧..

現在我做母親的懷著悲欣交集的心情,把我的寶貝交給你們,我寧可你們在我純潔美麗的女兒身上劃上十刀二十刀,我也不希望你們在將來做醫生後,在任何一位病人上劃錯一刀所以我請求你們一定要好好善用她的身體,一如你你們一定要好好的對待我們週的每一位芸芸眾生,只有這樣,我的悲傷才能繫上一個蝴蝶結.

(本文榮獲台灣區八十八年度文藝徵文社會組第一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