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悲傷繫上蝴蝶結(2)~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9, 2010 at 7:30 上午

五月二十五日-五月三十一日
醫院太安靜了,大家都小小心心地活著,深怕驚下到別.有一個地方卻不太安靜,因為經常處於生死一線間.

一日晚上,我經過手術房前,一個頭部包著厚厚紗布.臉部浮腫.鼻子裡插滿了不知名管子的病人正好被推了出來,神情凝重的家人一擁而上.病人很快的就又被推進加護病房裡.

在等電梯的時候,我聽到好像是病人妻子的女人在嘟嚷著;我就知道伊總有一天會出事,每騎車像在飛一樣,真氣死人.

伊若好起來,我看伊還敢不敢騎快車,我一定要給伊教訓一次.伊才知死啦.透明帷幕的電梯在夜色中冉冉上升,我默默地想:如果連己的生命都不懂得尊重和保護,那麼,再尊貴的人生也只不過是宏偉但偷工料的建物,隨時都有毀於瞬間的可能啊!

小孩最近的脾氣很古怪,醫生說是受到藥物的影響,所以情緒很不穩定.她原本清澈漂的眼睛開始充血,舌頭也出現了血皰,身上也好被鑿了一個洞,體力一天天洩了出來,小阿姨全家從台中來她.五歲的表弟告訴她有一部電影叫獅子王的卡通電影很好看.

她也告訴表弟,她前幾天認識了一個住隔壁病房的小姊姊.那位比她大兩歲叫姍姍的小姊姊還和她約好,哪天要到中庭去溜冰過癮一下.

過一天我向小孩子的主治醫師請了半天假,帶她去看獅子王,那晚臨睡前,她告訴我我也要像那頭獅子一樣勇敢.

六月一日-六月七日
她開始掉頭髮了,先是幾根幾根的掉,然後是一大把一大把,怎麼也留不住的去勢,我幫她梳頭,又梳下一大把.雖然己經脫根,仍有一些在她頭上盤桓戀棧,顯得很不甘心的樣子,唉,曾經是那麼漂亮,烏黑的頭髮啊.她摀著臉,眼淚從指縫間出來.

她胃口也很差,每天要打好幾瓶點滴,而且嘔吐.精神好一些時候,會要求下去找她的姍姍姊姊.

七月十二日
那天晚上我們在家裡看電視,戴著小帽子的姍姍忽然螢幕裡出現媽咪,是姍姍姊姊耶她眼睛一亮興奮的說真的是她可是原來一張瓜子臉瘦了一大圈,稚氣的門牙在尖削的下巴上,益發顯得孤獨.

姍姍告訴那位清癟的廋小卻散發著太陽一樣光芒的女師父,她要開刀了,但是她好害怕,女師父鼓勵她:不要怕要相信醫生可是我還是很怕,怕刀子....

不要怕,醫生的刀子都是小小的,要勇敢,沒問題的.

女師父繼續鼓勵她八歲的姍姍將蓋了手印的器官捐贈同意書給女師父,她說如果手術沒有成功,她願意將器官捐出來救人妳好有愛心,菩薩會保佑妳的.刀子小小的,醒來就好了!

媽咪,姍姍姊姊好勇敢喔!小孩臉上爬滿了淚水,蒼白的臉上意外地浮現了一淡淡的紅暈.

八月五日-八月十一日
那天,孩子突然陷入半昏迷狀態,我急急將她送入醫院,才發現現是腹水增加所致,阿摩尼亞指數急遽攀升所致.她當天又住進醫院.

醫院的孩子,幾乎不認得了,她原先的病床躺著一位比她還小一點的女孩.

要圓一場母女的緣會!她只能多活一天,我不能讓她走.

午後陽光照進長廊,將喧嘩聲一路輾成細細碎碎的光影,下了幾天兩,連續個晴天,像是列隊而過的一身藍色衣衫的健康又快樂的人.

當一位身插鼻胃管,正在吃著冰淇淋的男性病患施施然從長廊一頭出現,母女二人齊齊都被震撼住了,甜美泌瀛的冰品順著管子,絲絲進入食道的動作,似乎昭告世人,我正在努力品嘗著一道滋味甜美的人間極品.

一份再日常不過,再理所當然不過的生活感被顛覆掉了!有很多東西,其實還是需要特定條件的啊,譬如像吃冰淇淋就是兩天後,孩子要求我帶彩色筆給她妳要晝什麼呢...我很好奇...你有力氣畫畫嗎?

我會儘量畫.她氣息奄奄地說.我要把媽咪畫下來,放在心裡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