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長壽台灣大學畢業典禮致詞 (1)~by網路文章

  • Posted on 四月 1, 2010 at 7:20 上午

台灣大學93學年度畢業典禮貴賓嚴長壽先生致詞94.06.04

陳校長、孫前校長、謝院長、王院長,各位尊敬的老師們、各位親愛的同學們:首先祝福各位今天完成了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歷程,對於一個從來沒有進過大學的人,今天有機會在這裡跟這麼多台灣社會傑出的菁英在一起講話,實在感到非常榮幸。

今天陳校長邀請我來,我相信他並不期待我跟大家談學術理論,我也不準備跟各位談學術問題,如果有一點點值得和各位分享的,或許就是我在人生過程中一些不同的小故事。

我自己沒有讀大學,但是進了社會以後,才發現其實學術是非常重要的開始;但更重要的是,要在這個社會生存,還需要有其他的一些工具。

我在意外的發現中找到了自己喜歡的舞台,我是個非常熱誠的人,所以在服務業中找到了我自己的未來,也因此為自己開闢了一片天空。

我從美國運通公司的一個傳達職位,經過五年的努力,變成了美國運通的總經理;這個過程中有本身的努力,但更重要的還有時代的背景使然。

在三、四十年前的台灣,是一個時勢造就英雄的時代,只要青年人努力,當台灣經濟急遽擴展的時候,給了青年人許多的機會,我也是因為踏上時代急速成長的列車,被賦予了這個機會。

但我覺得真正的挑戰,是從我做了美國運通的總經理之後開始。

當時我是亞洲第一個被選出的華人,擔任的是所謂的Country Manager,當我參加世界經理大會時,我發現那是一個很難面對的場合。雖然我的英文還算可以,雖然我在開會時報告財務預測及行銷策略等都有準備,可是我覺得最難的是跟這群朋友在會後的餐敘,我突然發現沒有辦法跟他們交談。

我所懂的都是跟業務相關的英文,而他們談的是跟商業、業務沒有關係的事,他們談文化、藝術、社會、運動、八卦新聞,沒有一個是我熟悉瞭解的題目。

我覺得非常挫折,稍微想跟他們談一些台灣的問題、公司的業務,他們說:「Stanley,白天已經講了那麼久的業務,現在就不要再談了。」所以我只能啞口無言的在一整桌人之中,做一個沉默的個體。

回來之後,我覺得工作好難,覺得在美國運通似乎沒有我生存的機會,覺得美國人好像有點岐視我這個黃種人,於是低沉了一段時間。經過重新思考之後,有一天我突然覺醒,發覺其實問題不在於他們,真正的問題是我自己。

因為我必須瞭解,當我想要打入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環境時,怎麼能期待別人主動來瞭解我,更重要的是我要主動去瞭解他們,去認識他們的生活及文化。

下一次參加會議時,我不單單只準備我的業務計劃、財務報表,我更努力瞭解美國社會的生活,瞭解他們當天的球賽、當地的文化、生活、八卦消息。

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的耳朵都打開了,原來他們談的都是昨天的球賽,當我融入球賽的情境中,我也可以理解,他們最在乎的那一球為何如此精彩!

當我開始瞭解他們的生活習俗之後,也開始融入他們,甚至還準備了許多的笑話,每次冷場的時候,就講一個笑話,大家覺得這個人還蠻好相處的,於是心結打開了。

第二年我居然當選了美國運通全世界十大傑出經理,一個完全沒有信心的人,一個覺得自己完全無法在這個環境生存的人,因為觀念的改變,改變了自己面對事情的態度。

同學們即將面臨一個全新的環境,我給同學的第一個建議是,不要期待別人來了解你,你必須打入新環境;當你面對一個新環境時,「It is you have to know the others.」。

第二個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自己二十幾年來努力從事推廣的小故事。

二十幾年前我在亞都飯店,飯店是一個很被動的行業,是要等觀光客上門的環境;我一直很不服氣,為什麼我們不能聯合起來行銷台灣。

即使你的酒店再好、再特殊,觀光客也不會為了你這個酒店來台灣,觀光客來是因為台灣有特色。於是我帶領著台灣的業者到世界各地去推廣,辛苦的要找到台灣與別人不同的地方。

那時我帶去的是朱陸豪的平劇、邀請張杰當場揮毫、帶大廚去當場表演廚藝、帶緞帶舞及許多民俗舞蹈一起去。

可是二十年後的今天,如果我還有這些節目,那就沒辦法生存,甚至是自取其辱;因為中國大陸開放了,中國大陸有更多這樣的表演,放送到世界的各個角落。

於是再去時我帶的是鼎泰豐的小吃、春水堂的珍珠奶茶、雲門2的表演、漢唐樂府、原舞者以及胡德夫,因為必須用一個新的思維,重新找到屬於台灣的特色。

這些年台灣的成就其實是把過去中國傳統的茶道,變成更年輕更活潑的珍珠奶茶、泡沫紅茶,行銷全世界;又把源自於大陸的小籠包變成台灣更精緻出名的小籠包,推廣到世界各地,也推廣到大陸。

當你走出社會時,在不同的階段,也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優勢,也為自己的國家找到優勢。

發表迴響